而冲进了临泾城最主要的就连冲进去之后都是悄

分享到:
 贾诩眼睛一眯,道:“既然这样,那么就听令行事,这次你擅闯大营,就不怪罪与你了,你回去吧,把我的话告诉你家元帅就行了!”
 
    “好!”东羌人已经彻底萎了,没有办法,谁让这张白骑上有东羌王徽里古的指令,下面还有实力强大的军队,迷当也是只能按照徽里古狼皮指令行事,所以东羌人这次来,虽然没错,但是这个样子来,还跟汉人的将军吵起来,确实有且欠妥了。
 
    说完东羌人便回头离开,贾诩忽然问了一句,道:“袭击临泾的人可是匈奴的军队?”
 
    东羌人若有所思的答道:“不知道,他们都身穿黑甲,连脸也挡住了!”东羌人此话一出,孙观旁边的那四个张白骑的护卫脸色大变,甚至差一点都叫了出来,孙观疑惑的看着他们的表情。
 
    “好!”贾诩一听,心中激荡,眼睛一眯,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了,但是外表没有发作出来而已,依旧同样的语气对东羌人说话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告辞了!”这一会,东羌人给贾诩施了一礼,贾诩拱拱手,也不用站起来,道:“告辞!”随即,东羌人便迈步出去。
 
    东羌人走了之后,孙观很是气恼的说道:“哼!都已经被匈奴人打的连家都没了,还有脸在这里放肆!”也不知道曾几何时,张白骑这些个黄巾军也是被官军打的无路可逃,直接进了深山才苟活下来,不过现在孙观早就已经把这样的事情抛在脑后了,张白骑跟了刘和,有利也有弊,起码这一伙黄巾军已经拖了贼寇的帽子…………
 
    贾诩则是缓缓的抬起头,没有理睬孙观的话,而是看着张白骑活下来的那四个护卫,缓缓道:“你们四个!跟我说说,你们进了匈奴大营之后,都发生了什么!”
 
    四人立即上前,刚要说话,贾诩一摆手,道:“一个一个来,就你说吧!”说着,指着右手边第一个人。
 
    那人连忙拱手道:“禀告先生,大帅带领我们埋伏在距离匈奴大营很远的距离,就等待着到了匈奴人最困乏的时刻,带领我们冲了进去,一开始,匈奴人果然反被松懈,很是轻松的便冲破了匈奴大营的营门,还烧了不少的营帐,但是走到还不到一半的时候,忽然杀出来一伙人马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那人说到这里,一旁的三个人目光急变,好像是想起了极为恐怖的事情,说话的那个语气都堵塞了一下,贾诩接道:“可是跟刚才东羌人说的一样,身穿黑甲,面目遮挡?”
 
    四个人一听,立即齐齐点头,道:“正是!”而且每个人的面孔都是同样的表情,很是惊恐…………
 
 第一百二十三章 李林vs贾诩(7)
 
    看着四人惊奇的面孔,贾诩缓缓道:“继续说!你说!”贾诩指着右手第二个人,还给他一个发言的机会。
 
    那人立即拱手道:“这伙身穿黑甲的人马只有数百人,但是箭术超群,在黑夜之中箭法也是非常的精准,战斗力更是恐怖,几乎我们的人还没有近身,便已经倒下几百人,短兵相接之后,我等骑兵根本毫无还手之力,而还有人发现了大帅的身份,敌军便立即包围了过来,我们赶紧护着大帅后撤!最后,也就只有我们几个人…………大帅他…………”说到这里,四个人脸上皆是露出了惋惜愧疚的样子,低下了头,不再说话了。
 
    “诶…………”贾诩长叹一声,一挥手,道:“你等辛苦了,下去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四个人答应一声,缓缓的退了出去。
 
    孙观立即上前,道:“先生,这伙人,很是耳熟,莫非是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贾诩点点头,道:“不会错的!血杀营!”
 
    “血杀营!”不仅是孙观,就连一旁的胡车儿都是惊呼了一声,血杀营,几个人都是没有接触过,更被说交战了,但是张白骑的大军到了第一天,夜袭的时候李林便用上血杀营敌对,这谁会想到,最想不到的是,李林竟然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,饶海张白骑两座大营,命令血杀营直接夜袭临泾城,幸好迷当和迷胡两路的大军都在城内,血杀营不过千人,想要那些临泾是不可能的,但是竟然悄无声息绕过城外两座大营,而冲进了临泾城,最主要的是就连冲进去之后,都是悄无声息的杀人,撤退,城外竟然毫无异样来禀报,这样恐怖的实力,也就是传说中的血杀营可以走到了!
 
    贾诩轻轻摇摇头,道:“看来老夫还是小看辽侯了!”
 
    孙观疑惑道:“先生,这血杀营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,那李林不是一直都在胡人那里待着,难道他营中还有他自己的兵马?”
 
    听了孙观的话,贾诩思索半天,这样的事情,让贾诩全部想出来也是不可能的,贾诩是人,不是神,缓缓的摇摇头,道:“这也未尝可知了!不过李林既然敢让血杀营前来夜袭临泾,也可以看出他很大的自信了,李林兵行险招,但是从来不会打无把握之仗,看来这一会,他也是必有指望啊!”
 
    孙观很是气恼的说道:“哼!那有怎样,他加起来不过四五万大军,我们是他的两倍,加上只需要先生一纸令下,还有有援军赶来!怕他做什么!”
 
    “嗯!”贾诩轻轻的点点头,对孙观道:“孙将军,你先下去歇息吧,你个彭脱将军要妥善守住城外这两座大营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孙观赶紧直起身,恭敬的拱手道了一句,贾诩摆摆手,孙观缓缓退了出去。
 
    帐内只剩下胡车儿和贾诩二人,没人说话,默默无声而贾诩低着头,大脑在飞速的转动着。
 

欢迎转载藏金阁-藏金阁娱乐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藏金阁-藏金阁娱乐 » 而冲进了临泾城最主要的就连冲进去之后都是悄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