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什么时候过来的韩志诚坐在了她的身边将的

分享到:
 忽然,正准备起身的她,腰间多了一道有力的束缚,是他从背后抱住了她,乔羽欣本将无力的身子瞬间坚硬,她小手本能的放在他禁锢在她腰间的大手上,想要试图拿开他的手。
 
    房间里氤氲的暧昧还未散去,他没放,大手反而搂的更紧,低沉浑厚的嗓音在她的脑后传开,“睡觉。”
 
    乔羽欣僵硬的身体动弹不得,挣脱不开只能任由他抱着,缓缓的放松下来,和他枕在同一个枕头上,有泪水在眼眶打转,她不敢睁开眼睛,也不敢让自己哽咽。
 
    渐渐的,她也睡了,身体上如此贴近的两人,一夜无语。
 
    翌日清晨,乔羽欣早就养成了早起的习惯,因为要做早餐。
 
    她刚要和平常一样的在被窝里伸个懒腰,脚好像碰到了一个有温度的毛乎乎的东西?光滑的小脚在上面蹭了蹭,好像是……腿。
 
    睁开眼睛一看,差点惊的出声,膛目结舌的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,韩志诚,所以说,昨晚他们就这样睡在一起的。
 
    她是什么时候翻过身来,睡在他怀里的啊?这样花痴的抱着他睡了一晚,也太不矜持了吧。
 
    不过他睡着的样子,和平时冷漠的样子比起来温暖多了,温温热热的呼吸浅浅的洒在她的鼻尖,她在他的怀里,仰着头花痴一样的盯着他看,这个男人,自从和她结婚后,她就再也没敢好好的看过。
 
    因为他不喜欢她,更不会想让她看他,因此这两年,她能不出现他的面前就不出现,能不和他对视就不对视。
 
 第385章 你立刻给我滚
 
    第385章你立刻给我滚
 
    她脑海里,他的样子除了对她的冷漠就是对她的嫌弃,以前他笑的样子,在她的记忆里,都变得模糊了。
 
    她伸出手很想摸一下他的脸,这张她看过一眼就被迷上的脸,她从来没敢摸过的脸。
 
    指腹刚刚触碰到他的脸颊,温温热热的,他浓密的睫毛动了动,吓得她赶紧收回手,低下头,像只吵醒猫的老鼠,胆战心惊的藏了起来。
 
    韩志诚睁开毫无睡意的眼睛看着躲在他怀里的她,嘴角似有若无的微微上扬一下,清晨的嗓音格外沙哑,“还不起床?”
 
    乔羽欣听到他的声音,就如同接到圣旨的臣民,看也不敢抬头看他,一个转身就利落的起身,只是动作太快,忘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寥寥无几,想要扯被子裹一下自己的时候,一不小心从床上掉了下去,狼狈至极。
 
    抓起地上的一件浴袍就穿在身上往洗手间跑,到了洗手间站在镜子前,看着脸红心跳的自己,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的,是韩志诚的浴袍。
 
    懊恼的敲打在自己的脑袋,真是丢死人了,乔羽欣,你怎么怎么没出息啊,在他面前,就不能时时刻刻的保持优雅淡定从容吗?
 
    乔羽欣早餐做好,韩志轩上课时间最早,因此也是起的最早,刚睡醒的婆婆看着一桌子中西都有的早餐,“天呢,欣儿,你几点起的啊?”
 
    乔羽欣微笑,“也刚起。”
 
    婆婆根本不相信,这些早餐至少也需要一个小时,“欣儿,以后不用起这么早,早餐让他们自己讲究一下就行,而且等你怀孕了,这些做饭之类的家务活,你都安排他们兄弟俩做就可以,这样你太辛苦了。”
 
    乔羽欣的脑海里有那么一瞬间闪过一个想法,怀孕的话,那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。
 
    但在她和韩志诚的婚姻里,应该不会有那样的幸福,不对,是肯定不会有。
 
    早饭后,乔羽欣就和婆婆一起去医院,几个小时的各项检查,医生的建议是,“放松心情,好孕自然就会来,只是体质太弱,太瘦,还属于中度贫血,需要好好调理一段时间的身体,怀上的宝宝才会更健康……”
 
    回到家后,婆婆把医生的话添油加醋的说给韩志诚听,总结就是,“总之,以后家务活你们自己做,在欣儿怀孕之前,一日三餐都有我来做。”
 
    忙着打游戏的韩志轩听了有疑问,“妈,那你什么时候走啊?我爸一个人在国外,你放心吗?”
 
    婆婆斩钉截铁的说,“他一个老头子我有什么不放心的,我现在最着急的是抱孙子,你嫂子什么时候怀孕我什么时候走。”
 
    正在削苹果的乔羽欣听婆婆这么一说,身体一怔,锋利的水果刀一不小心就划破了她的指腹,当时就疼的她一放手,水果刀掉在了地上。
 
    婆婆一看乔羽欣手指出血,小题大做的说,“哎呀你看看,怎么怎么不小心啊,医生还说你是中度贫血,现在你的血多珍贵啊,以后刀子什么的,你都不能碰。”
 
    乔羽欣不知道该说什么的看着极端的婆婆,知道婆婆是为她好,心里更是愧疚的不得了,婆婆想抱孙子的心她懂,只是,她和韩志诚恐怕不会让她抱上孙子了。
 
    不知什么时候过来的韩志诚坐在了她的身边,将她割破的手拿过去放在他的腿上,低着头什么话没说,悉心的帮她贴上创可贴。
 
    乔羽欣低眸看着他侧脸的轮廓,知道他会这样是因为有婆婆在,但心,还是感动的不得了。
 
    婆婆是真的不准她进厨房,丰盛的晚餐全都是给她补身体的,还有一大碗说是补血益气的中药。
 
    乔羽欣从小就最怕吃苦的东西,小时候就因为她不肯张嘴吃药,每次她生病,妈妈都愁的掉眼泪。
 
    现在这一大碗中药,她真的欲哭无泪,在婆婆期待的目光下,她憋着气,咕噜咕噜灌进了胃里,想吐又不敢吐。
 
    婆婆还像是夸奖小孩子一样的夸她,“我们欣儿真棒。”
 
    即使很苦,苦的她都想掉眼泪,她还是对婆婆微微笑着,真的不想看到婆婆失落的眼神,心里想着,或许该想个更好的办法了。
 
    夜深人静,乔羽欣鼓起勇气和韩志诚用商量的语气说话,“我们,谈谈好吗?”
 
    坐在沙发那边看文件的韩志诚没有抬头看她,但也应声,只是依旧的淡漠,“说。”
 
    床上的乔羽欣看着他,想了很久,这是她能想到最好的办法,“妈她很想要你能有个孩子。”
 
    “所以呢?”韩志诚在文件的最后一页龙飞凤舞的签上名字,合上文件,修长的手指找到钢笔的盖子,拧上。
 
    乔羽欣不知道是心虚还是其他原因,声音很小的和他说,“除了影子,你没有其他喜欢的女人吗?”
 
    韩志诚手上的动作一顿,抬眸看向表情认真的她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欢迎转载藏金阁-藏金阁娱乐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藏金阁-藏金阁娱乐 » 不知什么时候过来的韩志诚坐在了她的身边将的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